首页 心灵读物 全部 励志与成功 伦理学 社会学 社会科学 人格心理学 语言文字 企业经营与管理 文化 人际与社交

向着光亮那方(畅销书作家刘同2016全新作品!17个平凡人物的故事,17个人生中必不可少的关键词。上市两个月连续拿下全国开卷数据非虚构类冠军)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4418
  • 书籍类型:Epub+Txt+pdf+mobi
  • 发布日期:2017-01-18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
  • 运行环境:pc/安卓/iPhone/iPad/Kindle/平板

内容简介

编辑推荐:本书2016年4月上市,上市两个月,订单80万册,连续两个月均拿下开卷数据全国非虚构类冠军。读者评论为"书里的每一个小人物,都生活在我们周围。也许结局并不皆大欢喜,但这就是生活,也是一种圆满。"
《向着光亮那方》6月电子版首发登陆,关于这个时代17个生活中小人物的故事,一本关于平凡人物不平凡的真实故事集,面对种种人生的不如意,他们或挣扎求存,或自甘堕落,但总能从灰暗的人生中看到属于自己的一丝微光。
内容简介:书中收录了《扛着梯子走的人》《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我的傻瓜表叔》《一碗西红柿鸡蛋汤》《她一直在老地方》《老妈和我,有时还有老爸》等17个故事。
《一碗西红柿鸡蛋汤》里,考研时出租屋旁的小餐馆老板娘始终不允许任何学生赊账,大家都觉得她吝啬又讨厌。可当我第一次请客吃饭消费满500块的时候,我恍然想起她跟我说的一些话。在零下几度的北京突然变得温暖。这篇文章读者的评价是"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遇见一两个给我们温暖的陌生人,这也许也是为什么我们也要对陌生人温暖的初始。"
《春天睡了,种子醒着》里,13岁便被迫持家的豆芽在办理退学的那一天,把他最珍贵的钢笔送给了我。让我带着他的那一份继续读高中、考大学。菜市场虽成了他的过去与现在,但他从未丢失梦想中的未来。读者看过这篇文章的评价是"每个人都能在自己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不用想着远方才能发光,对自己有信心,不自卑,你所在的地方也是一座山。"
《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里,小学最好的同学,意外患上红斑狼疮,休学。而我却因为害怕听到他离开的消息,选择了不告别。少年Pai说: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好好地告别。那时的我却学不会,二十多年后才明白这些。这篇文章中有一首打油诗,读者说"刚开始看这首诗的时候笑得很开心,后来,直接泪崩了。"关于学不会的告别,少年的记忆可能是最好的答案。
《扛着梯子走的人》里,大学上铺的兄弟小白,在我最不自信的时候伸出手拉我上岸。一晃十几年,他从120斤的系草长成了167斤的胖子。到底这些年,除了47斤肉之外,我们还改变了什么?作者刘同说:那时我们都以为小白的选择是错的,太随波逐流,过了十几年我们才知道,不是他错了,而是我们终于明白了,一个人能与生活相安无事,就是最大的胜利。
《她一直在老地方》中卖臭豆腐的方老太,她代表了一种难得的”不变“。街道变了,市景变了,来来往往的人都变了,只有方老太永远不变,她的豆腐摊,什么时候去,永远都在。调料没变,小推车没变,人的年纪增长了,周围的孩子长大了,臭豆腐的味道,始终如一,是我们动荡生活中唯一的安全稻草。
《老妈和我,有时还有老爸》写的是子女与父母之间的沟通。年幼的时候,我们常常无法理解父母对我们做出的决定,慢慢的,当我们开始成为他们角色的时候,他们又成了我们的孩子。父母对于我们所有的坏,也许都是来自于爱,只是他们不懂表达,但我们要学会去理解。这篇故事读者看过的评论是"我总算如何去对付我妈了。"
故事集当中的娘娘和彬姐虽然都以坚强的女性角色存在,但两个人却极不相同。一个是被命运抛弃,而以乐观闯遍天下,没有挂碍。一个是被人生的关系逼到死角,不得不挥刀斩麻,重新开始人生。但两位女性相同的地方都是勇敢,不仅对世界勇敢,也是对自己勇敢。这17个故事从平凡开始,以平凡结束。作者刘同说自己今年35岁,在他的文字里,希望有和煦的灯火,照亮这小小的世界。
作者简介: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创造近年青春书籍销售纪录, 被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聘为“青年榜样”。《谁的青春不迷茫》获得第八届中国作家榜“年度励志书”。《你的孤独,虽败犹荣》获得第九届中国作家榜 “年度励志书”,并在2015年央视两会观察新闻节目中,与《之江心语》《活着》和《狼图腾》一起,被评为年度国民阅读四大图书。

作者简介

目录

自序
一路向往有光亮的方向

第一章
转弯 扛着梯子走的人
假装 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
福气 我的傻瓜表叔
忍耐 就在你所在的地方生根开花

机会不一定在远方

第二章
承认  光,打在你身后
欲望  我是怎么挣到这些钱的
断舍离  我们为什么要拉黑一些人
脸皮  人总不能被几个尴尬问题弄趴下吧

不要努力和别人成为好朋友

第三章
微光  一碗西红柿鸡蛋汤
不变  她一直在老地方
贵人  你还记得吗
释怀  多年以后,如果相逢

我是麻将桌上的三缺一

第四章
后悔 为了我妈,我也要好好活着
相爱 老妈和我,有时还有老爸
理解 为什么最亲近的人反而离得最远

我们的人生只是为了走上正轨吗

第五章
裂痕  光照进来的地方
光亮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为何前方很苦,我们还义无反顾

后记
谁的青春不迷茫,其实我们都一样


我们都是路人甲
年龄表格
--此文字指 平装 版本。

下载地址

目录

"向着光亮那方-自序
一路向往有光亮的方向

这些年,我遇到了一些人。
有的人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有的人留下了侧脸的记忆,有的人面对面相视了好几分钟,还有一些人一两年能见一次,剩下一些人一直在我看得见的身边。
有时候我想起他们,觉得很暖。
我想和你说说他们。

几年前,我在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和同学们面对面交流。怕离场时引发混乱,我让主持人继续活动内容,自己悄悄退场。事后,主持人跟我说,有个穿白色连帽衫的女孩,背着书包戴着眼镜,梳着齐刘海,知道我已经离开之后,她对主持人说:“哥哥,我能不能抱抱你?”
主持人问为什么。
女孩说:“你们站在台上的时候,那种自信给了我好多力量,我希望能够抱抱你们,让自己也成为这样的人。”
有人听到这些话,一定觉得很荒唐,难道抱一个人就能得到对方的力量?
然而主持人跟我转述这件事的时候,我却觉得心头一暖。
面对一个陌生人,要说出自己内心幼稚的愿望,不仅需要勇气,还要有自己真的想要变得更强的信念。

在常州。同学们提问环节的时候,一个女孩在第三排怯弱地举起了手。她穿着粉红色小棉袄,表情很拘谨,不似其他同学朝气的脸庞。也不知道为何,我看到了她。也许是因为那一刻,我觉得,克服内心的怯弱恰恰是另一种光芒。
她拿起话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始说自己的故事。
“我是职中毕业,成绩不好,老师对我妈妈说我毕业之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最适合做的是相夫教子,家里对我也不抱任何希望。之后我生了一场大病,在床上躺了整整半年,那半年看了《谁的青春不迷茫》,然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个人的人生是不是真的靠自己就能改变?病好了之后,我尝试着去考厨师证,我考到了。后来我又决定去考幼师证,也成功了。现在的我在一家幼儿园当老师,我跟同事说今天想来看看你,她们都抢着帮我代课。我就想当面跟你说一句谢谢。”
她说这些的时候,我在台上哭得特别惨。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勇敢,更大的原因是觉得自己还配不上她的“谢谢”。
我跟同事说了自己的心情之后,同事说:有时候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真的会有改变,无论对方是不是真的足够强大,只要这个人愿意去接纳,去寻找,去突破,人生就会有更大的可能性。你总等着别人来救你,只会坐以待毙。你主动伸出手去抓东西,也许能浮上岸。

4年前,我要回长沙工作两天。邮箱里收到了一封来自湖南大学的邮件。我还记得写信的是刚读大一的辛同学,在信里她写了大学对她的意义,也写了她理想中大学的样子,文笔措辞很讲究,行文也工整。最后她提到希望我能再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多安排一场活动。几千字的文章,初出茅庐的信心和掏心掏肺的诚意,让我一下就回到了当年读书的心境和模样,我给她回信说“好的”。
时间又过了一年。再次收到她的邀请邮件,依然是工整的文字,以及更为稳重和自信的语气。有了第一次的交道,第二次也就顺理成章了。
到了第4年,我带着电影《匆匆那年》到湖南宣传,又收到了辛同学的来信。她说她已经申请到了阿里巴巴的数字阅读部门的岗位,她也是最后一年带着学弟学妹们工作,她希望我们还能够去到湖南大学。我说“好”。
那一次之前,活动都是匆匆忙忙,没有过多的客套,也不知道现场的工作人员彼此谁是谁。《匆匆那年》的活动结束之后,我突然想起这件事,就问同事,谁是辛同学。然后远远走过来一个女生,穿着长款的风衣,微笑着像个老朋友。
我祝贺她有了一份自己心仪的工作,也惊叹这4年就这么一晃而过。于她,4年一直在成长;于我,唉,感觉老了4岁。
2015年的4月,因为工作的需要,我又带着《左耳》到了湖南大学。前脚刚到就收到了一封邮件,上面写:今天去湖大了吗?虽然这次我不在那里了,祝好。还能与岳麓山下的记忆安然相拥——发自坐标已变为杭州的脚下生风往前走的辛同学。
我没有回复邮件,却觉得真好。
她曾在邮件里说:“第一年,因为‘信’的加场,那份感动带来的善意,在之后的日子里,给了我莫大的鼓励。那种感觉就像雾气弥漫的早晨,天八分亮,摸索着向前,迎面而来的车灯,穿过雾气的惊喜——每次想到此都极具画面感。而这是我以为的,荡气回肠的勇气。”
看见一个人一直在变得更好,那种感觉比自己好起来,还要好。

还有小强。
偶然的原因,我去年去了一趟小强在西安城旁边的老家。小强的妈妈说:有一天,他突然在电视上看到了光线传媒的招聘,然后第二天就收拾东西说他要去找你,拦也拦不住。他身上的钱不够,只够买一张去北京的车票和几晚的住宿。他从未出过远门,我和他爸爸都很担心。
我想起第一天见小强的样子。因为面试是要提前预约人力资源部的,但小强背着大书包,提着大箱子直接到了前台,戴着眼镜,一副很认真的工科男的模样,刚好人力资源部的同事正在送一位刚结束的面试者,问了几句之后,印象不错,小强就得到了初面的机会。我不知道小强使了什么招让人力部的同事当天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最好亲自给他面试,因为他待不了两天。
刚好那天临时取消一个会议,于是我见了小强。我问他平时喜欢做什么,他说拍照。我问他拿什么拍照。他就从大大的背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装备,说是自己攒钱买的。我要看看他的作品,他拿出电脑,每一次的拍摄都整整齐齐地分清楚了目录,电脑桌面很干净。我问他平时写不写东西,他说写,我说回头给我看看,他说我带了。然后打开箱子,拿出厚厚一叠作品。我笑了。他也笑了。
那一刻,我想和这个小孩成为同事。不是因为他热情或积极,而是因为他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如果我要让他现场给我做个蛋炒饭,他也许都能够立刻从箱子里拿出油盐酱醋炉灶来。
一晃几年,小强坚持认真地工作,偶有疏忽,我都会特别严厉地批评他。我总觉得一个人年轻时必须要吃很多亏,犯很多错,要被当成小孩很多年才能够真正成为那种独当一面、被人所依赖的人。我总怕他想事情不够周全,所以这些年任何事情都要用不同的方式交待好几遍。
《谁的青春不迷茫》电影筹备那段时间,我每天焦头烂额,忐忑不安。面对别人的电影,我无所畏惧,一路往前。轮到自己的电影,突然就傻了。无论怎么做,心里都没底,很慌张。不知道怎么发布,也不知道受众会不会有兴趣,几次跟小强通电话,都忧心忡忡。小强大概也觉得自己帮不到什么忙,就只能每次说不要太焦虑了,大家都会来帮你的。
过了一周,小强说:“同哥,我已经把各个微博群微信群的读者都组织起来了,大家都很期待,所以,你只管去做吧。”
然后小强把大家的对话纷纷截屏发给我。那时,我突然觉得多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问小强:“你是怎么把大家组织起来的?”他笑了笑,啥都没说。
直到后来,我在微博上看见有人给我留言,附上了一张长图——那是小强写的一篇关于我的文章,好多细节我都忘记了,一个工科男居然记得那么清楚。那篇文章看得我泪眼婆娑,想到以前让他写个几百字的工作总结都得三催四请,再想到他自己一边哭一边写这几千字的文章,猛然发觉,他已经长大了,能对我说 “同哥,你先撤,我断后”了。

这些年,身边每个人面对生活都有挣扎、困惑、无助、委屈、不服,可每个人面对未来又无比的坚韧、相信、努力、坚持、奔跑。进入一群人当中,会有对比、失落、自卑、迷失,可抽身而出的时候,也能明确地告诉自己要的是什么、追的是什么,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我不怕我偶尔会难过,因为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我不怕我偶尔想过放弃,因为我很清楚那只是自己一时的无力。
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先天优越的条件,没有养尊处优的环境,我们的每一天,都要靠自己的努力,逐日捱过。自漫长无涯的苦难中,寻找些微光,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严寒的冬天里,哧地一声,一次次在燃起的火光中,看到温暖的炉火、喷香的烤鹅、美丽的圣诞树,还有最亲爱的奶奶,这未尝不是接近卑微的幸福的一种方式。
当每一根火柴点燃之后,汇聚成熊熊火光,让我们不会在寒冷中孤独离去,而是照亮温暖整个人生,前路与归途。
我特别喜欢加拿大女诗人奥里亚•蒙顿•德里默(Oriah Mountain Dreamer)的一首诗,她参加完聚会之后,为了平息自己心中莫名的失落与空虚,于是写了下面的文字。

生活的邀请函

我不在乎你如何谋生, 只想知道你有何渴望,
是否敢追逐心中梦想。
我不关心你年方几何, 只想知道面对爱情和梦想,
你是否会无所保留, 像个傻瓜般投入得透彻。

生命的背叛, 在你心口上划开缺口,
热情逐日消减,恐惧笼罩心田。

我想知道,你能否和伤痛共处,
用不着掩饰,或刻意忘却,更别把它封堵。

我想知道,你能否和快乐共舞,
翩翩起舞,无拘无束,从嘴唇,到指尖,
到脚指头都把热情倾注。

这一刻,
忘记谨小慎微,现实残酷,忘记生命的束缚。

我想知道,你能否从每天平淡的点滴中发现美丽,
能否从生命的迹象中寻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

我想知道,你能否坦然面对失败,
——你的或者我的,
即使失败,也能屹立湖畔,
对着一轮银色满月呼喊:“我可以!”

我想知道,当悲伤和绝望整夜踟蹰,
当疲倦袭来,伤口痛彻入骨,
你能否再次爬起来,为生活付出。
我不关心你认识何人,为什么在此处。

我想知道,生命之火熊熊燃烧时,
你是否敢和我一起,
站在火焰中央,凛然不怵。

我不关心你在哪里受什么教育,
我想知道,当一切都背弃了你,是什么将你支撑着前行。
我想知道,你是否经受得住孤独,
空虚时,你是否真正热爱独处。

当一个人需要光亮的时候,他是勇敢的;当一个人找到光亮的时候,他是无畏的;当一个人追逐光亮的时候,他是可敬的;当一个人给了别人光亮的时候,他是温暖的。
我想知道你,也想知道自己,在通往未来的路途上,是否能点燃那些微光,一直向着光亮的方向前行。
"
--此文字指 平装 版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