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操作系统 全部 网络与通讯 武术及民族形式体育 养生 体育理论 球类运动 教育 鉴赏收藏 体操运动 体育事业

百万分之一的爱情(套装共2册)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2784
  • 书籍类型:Epub+Txt+pdf+mobi
  • 发布日期:2017-01-17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
  • ISBN:9787506385916
  • 运行环境:pc/安卓/iPhone/iPad/Kindle/平板

内容简介

《百万分之一的爱情》(上)
如千颂伊般美丽出众的崔多真是个私生女,她的生活被物质填满,内心却充满空虚。因为她独来独往,高傲冷漠,在学校经常遭到女同学的欺凌。对她来说,依赖是不可能的奢求,自我防卫才是生存之道。
多真转学了,遇到阳光般灿烂的正勋和善解人意的秀英,他俩的真挚友情和爱情打动了多真,她脸上浮现出天使一样的笑靥。多真为了回报正勋的一往情深,同意跟他交往,却在偶然中爱上正勋的发小仁赫,而多情温柔的秀英痴痴恋着正勋。
首次痴爱狂恋,换来兄弟反目成仇,四个人心碎……

《百万分之一的爱情》(下)
爱情在仁赫的人生当中,从来不值得一提。
可是,遇见崔多真后,他的生活变得绚丽多彩。
无意中爱上发小深爱的女孩,算是一种背叛吗?
正勋的绝望和愤怒,仿佛一把利刃,疼得仁赫痛不欲生。
曾经被家庭、同学重重伤害的多真,在冷若冰霜的华美外表下,是一个渴望情感的平凡少女。
正勋、秀英、智熙、仁赫不求回报的真挚友情与爱情,逐渐打破了她的防线。
然而,扭曲交错的爱、恨、不安和嫉妒,在他们之间划下深深的裂痕。
百万分之一的爱情,却没有人感到幸福,还值得坚持吗?

编辑推荐

爱上一个人,和他永远幸福生活在一起的概率有多大?
我想,是百万分之一。
当一场恋爱中,不是只有我和你,我们将如何抉择?
或许,再也不会遇见这样爱的人,你还敢不敢去爱?

韩国新一代爱情小说“女神”白猫,接棒青春偶像作家可爱淘。
处女作《我的明星老大》轰动一时,获得SBS电视台”受欢迎小说新人奖””西江大学广播作家奖”,《公主与四个骑士》《花样美男拉面店》《新邪恶少女》刮起青春旋风,风靡全亚洲。

下载地址

目录

每当阳光灿烂的日子,我都会来到咖啡馆。
弥漫着咖啡香气的咖啡馆内,窗边的位子是我的专属。
和熟悉的店员点好一杯Espresso,我把视线移向窗外。
映入眼帘的只是偶有车辆通过的寂寥道路,以及依靠药物生存下去的无精打采的行道树,然而,我却独爱这片风景。
正当我为那份噙满伤悲的相思之苦而感到精疲力竭的时候,Espresso被端了上来。双唇沾染到苦涩浓黑的液体,比这更苦的往事渐渐浮现在眼前。
我深陷在过往之中。
太过懵懂无知的往日回忆。


1
多真屏住呼吸。
一见钟情。
曾经以为世界上并不存在这种爱情。
目光交叠的瞬间,视线变得模糊起来。世界上仿佛只剩下他和自己两个人。曾经以为,这种爱情只是老电影或者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荒诞故事。可是,并非如此。
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明白现实中也会发生这种陈词滥调的故事。
多真对他一见钟情。

空穴来风的谣言
崔多真?
当然知道了,哪会有人不认识她呢?我们学校里谁要是说不认识她,一定是在说谎。
为什么呢?首先是长得漂亮,很娇媚,就算和我们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不知怎的她看起来就是不一样。她个子很高,纤细苗条,没有一丝赘肉,身材是人体的黄金比例,还有巴掌大的小脸。啊,对了,她学习也相当好,光看那长相,可不像是学习好的学生呢。
不过呢,话说回来……应该怎么说才好呢?她长得很娇媚,好像挺能玩的,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可能她根本瞧不起我们呢。
性格?
彻头彻尾的骄傲啊,生得漂亮本来就是靠脸蛋儿吃饭嘛,说好听的是骄傲,其实根本就是少教。
对了,还有那个传闻。
说出来没关系吧?
听说她呀,在援交呢。

听到有转校生的消息,青木高中高一二班的学生们兴奋了起来。
“听说是女生,女生!”一个男生冲进来大喊大叫。
“看到脸了吗?漂亮吗?”
男生们仰着一张张兴高采烈的面孔。
“真是的,这些男生,一听说来女生就忘乎所以了。”
“真是太搞笑了。”
女生们不满地发着牢骚,男生们却不管不顾地聚在一起叽里呱啦,希望转校的女生脸蛋儿漂亮咪咪大大……
“听说是个女生呢。”坐在正勋旁边的秀英说道。
正勋扑哧一笑:“嗯,看起来的确是个女生。”
“你期待吗?”
“有点儿?”
“傻瓜。”
秀英凝视着趴在那儿,把头转过来的正勋。有青木高中“校草”美誉的正勋是秀英的发小儿,两家住得近,父母之间很熟,他们俩的出生日期也差不多,幼儿园、小学、中学都在一起。假如秀英是个男生,那他们算得上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了。
女生们都很羡慕秀英。可以这么说,李正勋是全校同学们的偶像。不管穿什么衣服,他都能穿出明星气质,走在街上也常常有星探上前搭讪。
平时的正勋笑容满面,风趣幽默,温文尔雅,但和他关系的还是秀英。早上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回家,一起上补习班,二人始终形影不离,女生们的羡慕之情也不难理解。
“真羡慕秀英,身边有正勋。”不明真相的女生们总会这么感叹。
“可不是吗,正勋对秀英了,圣诞节秀英也是和正勋一起过的吧?”
面对女生们半是嫉妒半是羡慕的嘀嘀咕咕,秀英淡淡地说:“嗯,对。”她只是应付一句而已。其实,表面上敷衍了事,秀英内心深处犹如火烧。
因为不一样啊,正勋和秀英的心思不一样。
秀英深深爱着正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幼儿园时开始,也有可能是小学高年级开始,秀英对正勋有了另一种喜欢。秀英希望和正勋走在一起时手牵着手,希望能够深情一吻;正勋对其他女生好时自己会妒火中烧,和其他女生谈笑风生时自己会生气发火。希望正勋只对自己好,希望他的眼中只有自己。
这种感情已经超越了友情,是爱情。也许,正勋也喜欢自己吧。正勋对其他女孩子也很热情,可最在乎的还是秀英。正如同学们所说,特别的日子正勋一定和秀英一起度过。
于是,在初三那年的冬天,那个寒冷的圣诞节,秀英小心翼翼地表白了。
“正勋,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正勋一脸阳光地笑着回答,意思是说作为朋友的那种喜欢。尽管如此,秀英仍然不愿放弃,接着说道:“我,想和你交朋友。”
“我们不早就是朋友了吗?”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所以……想成为恋人。”
直到今天,秀英都清清楚楚地记得正勋当时的表情。
正勋的招牌微笑消失殆尽,面露难色,有些慌乱地注视着秀英,然后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不行,我……对你没有这种感觉。”
心口痛得仿佛撕裂了一般。秀英很想放声大哭,想要问问正勋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我以为你也爱我,我多想紧紧拥抱你。
然而,秀英没有这么做,她怕说了之后,和正勋的情谊就走到了终点。所以秀英大大方方地笑了起来,调皮地说道:“傻瓜,又上当了吧?”
“啊?”
“哎哟,你总是这么好骗,所以同学们才喜欢捉弄你啊。”
“啊……啊?”
“笨蛋,逗你玩呢!”
“这都是什么啊!”
直到这时,正勋才露出了平日的微笑。看到正勋如释重负的笑容,秀英心如刀割。

的确,正勋对秀英毫无男女之情,他们之间的关系绝不可能发展到友情之上。
问题出在哪里呢?也许是因为朋友做得太久了,与其说是朋友,更像是家人。秀英心有不甘。
如果两家住得远一些,父母之间没有这么熟悉,两个人上初中才认识,可能会发展到超越友情的感情吧。
“别再想了。”
秀英试图摆脱对正勋的迷恋,却根本做不到,她控制不住自己对正勋的感情,心里很不好受。
没有什么事情比遭到拒绝后还要形影不离更辛苦了,倘若不用面对面,说不定现在自己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了。即便如此,秀英也不愿切断与正勋的友情,就算彼此的心意不同,正勋依然是自己最珍视的朋友。
“这么说的话,你喜欢漂亮女生吧?”
听到秀英的问话,正勋从桌上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说:“怎么说呢,其实女生不就是靠脸蛋儿吃饭吗。”
“什么啊,这么说只要是漂亮女生,你就来者不拒了?”
“再漂亮也比不上明星,再漂亮也总有更漂亮的女孩子,反正美貌只是一时。”
“是吗?”秀英耸了耸肩。
秀英也属于相当漂亮的女生。当然,和正勋走在一起时,秀英的美丽会被正勋耀眼的容貌夺去光彩,但若是秀英一个人独行,也时常被人搭讪。她个子虽然不高,身材却很好,又因为经常做运动,皮肤紧致有弹性。可能正因如此,秀英才相信自己不会被正勋拒绝。
“喂,喂,喂!来了,来了!”脑袋探出窗外望风的男生咋呼起来。
秀英打心底里期盼转学过来的女生不漂亮,希望来的是个脾气坏、不漂亮、成绩差的笨丫头。但秀英自然十分清楚,即使转来的是这样一个女生,正勋面对自己也绝不可能回心转意。
嘎吱一声,门开了,班主任走进来,转校生跟在后边。转校生身上穿的不是青木高中的校服,而是其他学校的校服。转校生走进教室的刹那之间,教室里变得鸦雀无声。
天经地义!转校生美得仿佛是世界上制作最精良的娃娃,让人看了窒息。
正勋对转校生没兴趣。正值青春期的男生们一看到女生就陷入了半疯狂状态,讲究衣着打扮,刻意提高嗓门,行为举止出格,试图吸引女生们的注意。
不过,正勋对女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与其和女生们去KTV欢唱无限,他更喜欢和男生们一起打打闹闹。从这个角度来说,秀英是个好朋友,因为她比谁都开得起玩笑。
去年秀英表白的时候,正勋心脏真的快要停止跳动了,他很怕失去这样一个好朋友。
正勋对秀英不曾有过超越友情的感情,想都没想过,秀英是亲如家人的朋友。
“自然如此啊,上幼儿园的时候还一起洗过澡呢。”
秀英说自己是开玩笑,正勋才松了一口长气,千叮咛万嘱咐,拜托秀英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总之,今天得知转校生是女生后,男生们又进入了半疯狂模式,到处议论转校生的种种传闻。
这些男生一看到转校生走进来,全老实了。
不只是男生,女生们也一样。
寂静的教室里落根儿针都听得到,过了好一会儿,同学们还是毫无动静。
“怎么了?”正勋觉得不对劲儿,抬头朝转校生望去,素来对女生不感兴趣的他顿时屏住了呼吸。
女神降临。转校生的容貌,恰恰应了这四个字。
精致小巧的面庞,高挑挺拔的身高,只穿校服也能完美展现的姣好身材,纤细匀称的四肢,巴掌大的小脸儿白皙如玉,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双唇。
转校生慢慢地合上双眸,又缓缓地睁开眼睛,浓密的长睫毛随之隐隐飘移。
太美了。
“这是人吗?”令人不禁生疑。
不是因为这张美丽无瑕的脸庞,而是作为一个人来说,面容太过冷漠。她的表情空洞,仿佛不懂人间喜怒哀乐,瞳仁也如琉璃一般不带一丝情感。
所以,这名转校生就像是世界上最精雕细琢的娃娃。
“来,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班主任的声音把同学们从魔法中解放出来,大家同时松了一口气。
秀英凝视着正勋,但正勋似乎完全没有察觉,从转校生的脸庞上挪不开眼睛,那张没有表情的面孔让他感觉到无以言表的心痛。
怪事!平生初次相见的女生,竟然让他心痛不已。
“大家好,我是崔多真。”双唇间流泻出略带沙哑,稍显高亢的嗓音,正勋顿时陷入情网。

多真看到全班同学的视线离不开自己的脸庞,心中忍不住一阵冷嘲热讽:“永远是这种反应。”
刚开始看到这张该死的面孔,总会被它吸引,充满好奇,试图接近。
怎么会这么漂亮,皮肤怎么这么好,四肢怎么这么修长。
七嘴八舌地重复着这些,过不了几天,人们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女孩子会一如既往地送上掺杂着嫉妒与憎恶的视线,攥住自己的头发质问:“是不是你勾引我的男朋友?”
“大家好,我是崔多真。”
喧嚣沸腾。
多真开口的瞬间,教室里炸开了锅,这样一种区别于同龄人的,充满诱惑的声音。
“请问我的座位在哪里?”
“在这儿。”
多真问的是班主任,却从另一个地方传来了回答,教室后排一个短发女生挥了挥手。
“这里有空座位。”
并不是女生身旁,而是斜对面的座位。多真望着班主任,班主任点头示意多真可以过去。
多真慢慢地迈着步子,纤细修长的双腿每走一步,都有学生口中的惊叹连连。
模特般挺直的背部和优雅的步行姿态震撼全场,司空见惯的反应。
多真在空座位坐下来。她的同桌是一个发尾挑染成红色的女生,这个女生压根儿没看多真,反倒是刚才挥手的那个斜对面的女生开口说道:“我是金秀英,很高兴认识你。”
嗓音轻快活泼,多真看了秀英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傲慢的举止让秀英的表情一滞,但秀英随即又爽朗地笑着说:“你是从哪个学校转过来的?”
“……”
“你原来的学校也是男女同校吗?这校服可真漂亮。”
“……”
多真没有回答,反正只要过一个星期,这种善意的态度就会变得充满敌意,快的话明天也说不定。
“喂,喂,你干吗不回答啊?”秀英失落地说道。
虽然班主任还在教室里,可其他同学全都回头盯着这俩人。坐在秀英身旁的男生越过秀英的肩膀,探出了脑袋,感觉很亲昵,可能是秀英的男朋友吧。
“嗨,我是李正勋,很高兴认识你哦。”
多真毫无顾忌地盯着正勋,眼前是一张好看的面孔。
他是这所学校的校草吗?
尽管如此,多真仍是不为所动,坐得笔直,重新注视着黑板。
“午休时我带你看看校园。”秀英说道。
多真觉得这个女生有点怪怪的。自己不予回答的话,一般人早就不耐烦地发起牢骚了,可她到现在都一直保持着笑容,哪里来的这份从容。
“转校生好像有点少教,不是吗?”
“她根本不说话,秀英和她说话都那么客气了。”
“脸蛋儿长得好就了不起啊?真是的。”
“真没规矩,哼。”
“这些靠脸吃饭的女生啊。”
果然没什么不一样的,到处都能听到这种闲言碎语,说话声音虽小,却恰好能让多真听得清清楚楚。

“你没书?”
第一节课开始,多真的同桌第一次开口说话。冷冰冰的声音,多真不由自主地朝身旁望去。
“你看什么呢?”
“看看都不行吗?”
同桌扑哧笑了起来。
“好了,给,你看这个吧。”
同桌把一本教科书推到自己面前,不是一人看一半,而是干脆放到了多真的课桌上。
“你不看吗?”
“嗯,我Pass。”说完,同桌又趴到了课桌上,有点莫名其妙。
数学老师很快走进了教室,是一位有美丽妆容的年轻女教师,眼看着多真的同桌趴着睡觉也没有把她叫起来,同桌似乎已经被班级抛弃了。
“听说你们班来了个转校生?是谁?”
全班同学齐刷刷地注视着多真。
“哎呀,真是个漂亮的转校生。”
“……”
“你们不要因为人家漂亮就欺负人啊,大家要好好相处,知道了吗?”
“知道了。”
“是!”
女生们不耐烦地拖着长音,男生们则回答得干净利落。
所有学校的数学课都是最枯燥的。多真静静地听课,脑中却想着其他事情。

“你就是多真啊。”
在咖啡馆等候的男人笑容十分温柔,他常常在电视上露面,是知名的国会议员。
当时读小学六年级的多真已经隐约能猜到这个知名的国会议员为什么要见自己。
多真七岁时过世的母亲在心情好的时候会一边搂着她一边讲故事。
“你的爸爸是个相当有名的人,他实在是名头太响了,不能来看你,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所以,多真觉得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我是你爸爸。”
多真听了丝毫没有吃惊。男人可能有些意外,问道:“你知道我吗?”
多真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一点不吃惊呢?”
“您希望我吃惊吗?”
唐突的话语让这个男人放声大笑:“哈哈哈,你可真像你妈妈。”
“……”
妈妈过世后,多真被送到了外婆家。每当多真问起爸爸时,外公和外婆都会勃然大怒,说道:“你爸爸死了!”
但是,多真能感觉到爸爸还活着,她相信妈妈所说的是真的,爸爸是位高权重的人。
“您为什么要见我?”
“我想看看你啊。”
“为什么呢?”
“因为我爱你妈妈。”
“您说爱,却从没有来看过我们?”
“……”
爸爸无语地讪笑。他的微笑看上去噙满伤悲,多真有些后悔话已出口。
“生活上缺不缺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爸爸问道。
这话还真是不好回答。缺什么东西?太多了。物质上的不足知道了就能解决,饿几顿肚子也可以忍受。可是,爱并非如此,妈妈的爱,爸爸的爱,多真无比渴望这些。
不过,多真清楚不能这么说,所以犹豫片刻后回答:“我需要钱,外婆家很穷。”
“好。”爸爸笑着掏出了钱夹。
“这一刻,我真该庆幸自己经济宽裕。”
多真第一次见到百万韩元面额的支票。从此之后,爸爸每个月,偶尔两个月必定要和多真见上一面,递给多真几张支票后离开。
多真期盼着爱,流淌指间的却唯有金钱。

友情链接